大大姜家坞

2020-08-11 12:13

这本“民意收集本”上记录的,不少是历史遗留问题,也有一些是村民对村庄发展的建议。半年不到,小本子上已密密麻麻地记录了村民们反映的200多个问题。

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外经商、作为能人引进的新任村支书邵小青刚回村时,赶上村里为发展观光农业拓宽道路。路要经过姜樟树家的地,姜樟树早放言,给每位村干部“十公分宽”的“面子”,多的土地一寸没有。

61岁的吴国敏,是衢江区塔石塘村老书记。在此次农房整治中,他家有3300平方米的违建被拆。这些违建原本租给开化一位做红木家具的老板,每年租金就四五十万元。此次拆违,吴国敏获得的补偿金大约62万元,不抵两年租金。

水渠后来同样经过姜樟树家,还紧贴姜樟树新房的墙根。知道姜樟树担心修路搞坏地基,邵小青、姜刚平等几名村干部,全程守在施工现场监督施工,日夜不敢松懈。感受到这届村干部的诚意,“刺儿头”姜樟树这一次再也没有阻拦施工。

记者见到吴国敏时,他口中念叨“不想再回忆”,但很快又打开了话匣子。

过去的姜家坞环境糟糕,干群关系更糟糕。邵小青说,刚回村那些日子,每天要接40多个村民电话,有的一开口就是大骂,有的还带着威胁口气。

“小小衢州府,大大姜家坞”,这个村在衢州当地以“难治”出名。

做农村工作,村干部的带头作用是毋庸置疑的。但党员干部也是人,也有自己的利益诉求,拆到自己头上,真那么容易做通思想工作?

村民邵兴茂家也是一个例子。村里修水渠,要过邵兴茂家的地。邵兴茂的老父亲坚决不同意。一打听,原来在2011年,村民邵兴茂一家8口人“挤”在一间屋檐下,当时按照“一户一宅”政策,向村里提交了建房申请。8年来,邵兴茂多次向村干部询问进展,村干部总搪塞材料已经交上了去,不是在街道,就是在“有关部门”,总之“上面还在走程序”。

直到今年村两委换届后,姜刚平无意间在村干部的抽屉里,找到了邵兴茂一家的申请材料,事情才有所推进。房子的事情有了转机,邵兴茂主动劝父亲配合村里工作。

多年形成的干群裂痕,如何弥合?“80后”村干部姜刚平随身保管着一本“民意收集本”,上面记录了村民的各种诉求、建议和意见。姜刚平说,可别小看这本小本子,它给了大家一个“有话好好说”的机会。

为了取信于姜樟树,邵小青请他帮村里清理小弄堂垃圾。这是义务劳动,但邵小青也有他的考虑:姜樟树为村里做了贡献,以后有机会,他才能为姜樟树说话。

“每座坟政府补贴3000元。我自己做,遗骨迁移200元,刻碑80元,买些鞭炮20元,总共花300元。但村里统一安排,每户要花800元,我只能得2200元。”这个将迁坟账算得明明白白的人叫姜樟树,64岁,衢州郊区姜家坞村村民。

邵小青说:“收集到的问题,我们会分门别类进行梳理,再去一一推动解决。有些问题,我们不一定能马上解决。但村民看到我们尊重他的意见,并持续追踪,就会觉得我们重视他,反过来,他也同样会尊重我们。”

“他发现我不骗他,后来路修到他那儿,他就同意了。”邵小青说。

就这样,“民风彪悍、工作难做”的姜家坞村,仅用不到20天,就完成了193户房屋签约;仅用40天,拆除违建近2万平方米。全村面貌焕然一新,糟糕的姜家坞,现在成了“正面典型”。

当记者7月份第3次来到姜家坞时,在村前新建的小广场,还偶遇了一个来自台湾地区的观光团。

回村不到半年,邵小青总结出一个堪称朴素的道理:“村干部做的好事,老百姓都知道;做的坏事,老百姓那里也瞒不住。”

为了说动姜樟树,邵小青从家里到田头,一次次登门找他谈心。邵小青的诚意,终于打开了姜樟树的心门。原来,他认为,过去的村干部班子不论流转土地还是迁坟,总夹杂不少“私心”。所以,自己也不用给村干部好脸色。

姜樟树半信半疑地清理了垃圾。后来,村里施工,要招小工,邵小青顺理成章推荐了姜樟树。

村里号召迁坟,姜樟树愿意配合。但他不能接受“我为你们连坟都迁了,你们还算计‘赚’我的钱”。姜樟树说,刻墓碑的石匠告诉他,有人一早打过招呼,“不许接我的活”。

村支委吴寅军的父亲家里有十几平方米的违建,用于烧饭、堆放煤饼。父亲始终不同意拆除。吴寅军花了很大力气,终于做通父亲工作。吴家拆违后,第二天村里20多户人家,就跟着拆除了违建。